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严有宏的艺术人生

 二维码 587
发表时间:2020-04-01 00:00

人生苦短有如白驹过隙,只有数十载的光阴,而在这短暂而辛劳的一生中,人们所拼命追寻的幸福是些什么呢?

  现代人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理想的工作,丰厚的收入、和睦的家庭、舒适的生活,丰裕的物质享受和精神生活。是的,人们总是在追寻快乐、规避痛苦,在欲望的追求和忙碌中慢慢度过自己一生。

  但在五、六十年代,那个时代的青年人,却乐于与艰苦为伴,“理想至上”。当党和祖国发出:“知识青年到边疆去!到农村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号召,成百上千万的城市知识青年浩浩荡荡地奔向“广阔天地”,奔向祖国最艰苦、知识最匮乏的地方……。要知道“大公当前,小私自感羞愧而退却”。他们义无反顾告别繁华大都市,一往无前地奔向穷乡僻壤战天斗地。“勇士风范”蔚然成了当时热血青年的“时尚”和“楷模”。

  万事当头先考虑祖国需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了革命事业舍得牺牲个人的一切,为了国家建设和领土安全,他们甘于吃苦受累流血流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虽然那一代青年的奉献精神,如今早已退潮远去,甚至被奚落为“左派狂热病”而悄然淡出……,但他们所经过的心路历程,他们所担承的人生历练,却无愧为共和国精神史册上不可遗佚的一页。


    —忆在裕民边境的青春岁月 作者:严有宏

  1964年4月我和另外七个上海同学,乘坐深绿色的“解放”牌敞篷卡车,化了两天的行程,从我们上学的石河子师部出发,涉过了有十几公里翻浆路面径由拖拉机牵引着通过的克独公路,途径安集海、沙湾、奎屯、五十五农场、塔岔口、托里、庙儿沟,方才风尘朴朴地抵达了新疆边境县城裕民县,兵团工二师十二团团部,随后又被分配到了全工二师最紧临中苏边境,号称“反修最前哨”的一分场二连。

  古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到此为止,一个由上海高中毕业的热血青年,自东海之滨上海出发,横跨祖国东西、一路“辗转万里”来到祖国西北边陲小县,总算有了一个“落脚点”;同时作为一个经过新疆兵团高等职业培训一年的国家干部,从此有了自身职业生涯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六十年代之前,巴尔鲁克山还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边陲大山,是1962年4月震惊中外的“伊塔外逃事件”,促成了兵团的“三代”(代管、代耕、代牧)任务,工二师十二团就是当时临危“受命于特殊的历史条件,植根于特殊的地理环境,依托于特殊的组织形式,承担着特殊的历史使命”,紧急进驻巴尔鲁克山麓而组建的新建团场。

    一分场是全十二团布点最靠近巴尔鲁克山和边境线的场部,.辖内边境线102公里,下辖六个连队,一千多名基干民兵及农场职工。人员构成主要由大中专毕业生、复员转业军人、六十年代几个大城市的支边青年、五十年代湖南、山东、湖北、江苏支边人员、以及原新疆旧部队“9.25”起义人员等合并组成。当年出入一分场境内已属边境禁区,是需凭贴照片的《边境居民证》才能进入的。说到底:我们那就是在“种政治田、放政治牧;扛膀子、占牧道;为捍卫祖国领土作贡献,那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1969年6月10日,兵团女民兵孙龙珍就是在一次边境冲突中,为营救本队的战友,牺牲在边境线上了。自打这次流血事件宣传开来后,巴尔鲁克山才少许让人有所耳闻。

  我们这一代支边青年,无愧是孟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立论身体力行的践行者。按现代人的观念,当时的我们的确有点犯傻,自讨苦吃要到最艰苦最危险的边防前线去磨练自己,甘心情愿去做“苦行僧”,还自我感觉特革命,特荣耀,特兴奋刺激!

  我清楚记得当年唱红全疆,又唱遍全国的一首革命歌曲:

  “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

  那里需要到那里去,那里艰苦那安家,

  祖国要我守边卡,

  扛起枪杆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

  毋庸置疑,这首歌里咏唱的,完全就是我们那时候思想行动的真实写照!

  二

  巴尔鲁克山脉东西横亘蜿蜒百里,坐落在新疆裕民县境内的中南部,其主峰孔塔坎普峰海拔高度为3252米。巴尔鲁克山山名是源自哈萨克语,其意为“富饶、富贵、无所不有”,想来“裕民县”其县名,富裕的居民之意涵,也应该与此山名有一定的关联吧。

  从巴尔鲁克山脚一直向西延伸的山地平原,是属原中苏两国争议的领土,极目所至,肉眼也能看到远处有火车站及偌大的波光点点的阿拉湖,是属当时苏联把持的领土……当然在那些年边境线上影响最深刻的,还是那些装备有强光探照灯的高高的苏方瞭望铁塔;以及绵延伸展向前方的那条“松土带”……

  巴尔鲁克山,就像一位深藏闺阁的绝色美女,数百年来,始终不为世人所知晓。说实在它的美,真让人有点难以形容,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体会到的那种自然之美。完完全全是那种原生态去雕凿,不示张扬的美,宛如走进了一座硕大无比的、伸展得没边没际的,神秘而又美丽的,皇家宫廷山水风景画画廊。

  巴尔鲁克山,“有着苏格兰田园牧歌般的山地丘陵草原和新西兰般的高山、峡谷、森林、湖泊、草甸,水草丰美的巴尔鲁克山融合了天山的险峻高贵和阿尔泰山的大气沉静,孕育了母亲河哈拉布拉河、塔斯特河等24条河流、滋润着中国西北最大的平原草场库鲁斯台草原。因此它浓缩了新疆所有最美丽的山地丘陵景观。很多地方至今还保持着近乎完整的原始自然风貌。”“她以春的绿波、夏的花海、秋的金涛、冬的银河向世人展示着亚欧中心万花园的独特风景”(摘自现代旅游宣传用语)。虽然那个年代,边境上中苏两国关系十分紧张,可是大自然并不在乎人类的这些纷争。春天的巴尔鲁克山依然是那么山花烂漫,姹紫嫣红;夏天的巴尔鲁克山仍旧是丰饶旖旎,花团锦簇;秋天的巴尔鲁克山更是遍野金黄,醇美富庶;冬天的巴尔鲁克山别有一番白雪皑皑,庄严圣洁的景致。

  当半个世纪后,新疆的旅游业发展起来时,这里形式多样的地形地貌又被誉为“新疆山水的浓缩”,这里既有雪山丘陵、又有森林河谷、草甸湖泊。这里土地肥沃、属微酸型的黑钙土;这里阳光充足,平均日照时数近10小时;这里常年气候适宜、降水丰富,草木繁茂。

  从我们的住地朝西望去,只要阿拉湖的上空被厚厚的乌云笼罩,我们就知道用不了几个小时,我们这里也会下雨了。所以那时我们开垦的旱田,能收获两季麦子(冬小麦、春小麦),其它经济作物还种油菜、油葵、大麻等;饲料作物以大麦、豌豆、苜蓿为主;那耕地都是就势在山坡上开出大块的条田,以大型机械化作业耕种收获,几乎靠天吃饭,不需灌溉。

  春天里,太阳沟里阳光明媚,因牧区里蔬菜奇缺,我们就在山谷里挖野葱,可搭配炒土豆丝、萝卜丝当菜吃,再有将油煸炒一下,能直接下到面条里或是煎饼吃;

  夏天里,塔斯堤河两岸高山对峙风景秀丽。山坡上天山云杉、樟子松、雪松、龙柏、白杨、桦树、榆树、枫树、白腊、沙枣等林木种类繁多、广泛分布、生长茂盛。

  由于夏牧场水草丰盛,牧羊人也享受起全年最惬意的时光,纷纷玩起了“放牧自动化”。早晨太阳升高后,由羊群自己主动外出去吃草,到了晚上,羊群又会自动返回羊圈休憩,这是为什么呢?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因为羊圈料槽里添有特别勾魂的“盐粒”,让羊儿无论离家多远,都会牽挂着傍晚必须“赶回家”。

  那回在我放羊时(干部参加劳动),曾躺在夏牧场的山坡上,悠然自得看着白云缓缓飘荡,随心所欲地摘着身边殷红的野草莓,说实话那口味还真是挺正宗的,况且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真可谓“自采自食、各取所需”;

  秋天里,去夏牧场沿路旁的那些野苹果树上,终于挂满了泛着金黄色的野苹果,虽然野苹果的口味有点发酸,但还是有股熟透了的醇厚的果香味道。为此那些怀了孕的媳妇们,就会想法托我帮忙,去摘一二面口袋的这种野苹果来“解口馋”。作为牧场的统计员,当然我有自己的“乘骑”,而且经常出入山区牧道,这一点是许多搞农业的同事们无法比拟的。

  在秋天里更为刺激的是:皎洁的月光下一群扛着老式步枪的“猎手们”,来到麦场上谋划起一场,针对常来偷吃麦子的野猪们的围歼“狙击战”,经过一个时辰的埋伏守候,围堵的枪声左右开弓先后打响,并总是以凶悍的野猪被子弹撂倒,狙击手们高声谈笑着凯旋而归为结局,。第二天的职工食堂里,又会增添一道特便宜的晕菜—“土豆疙瘩烧野猪肉块”,能让大伙儿一起“大快朶颐”一番。

  巴尔鲁克山里除了野猪,还繁衍生存着大头羊、黄羊、野山羊、鹿、棕熊、雪豹、狼、狐狸、黄鼠狼、雪鸡、石鸡、沙鸡、猫头鹰、野鸽、斑鸠等走兽飞禽。凭着这方沃土孕育成长的上千种野生植物,近百种野生动物,490多种药用植物,巴尔鲁克山山地草原简直就像是一个天然的“野生动植物博物馆”。

  冬天里,一般不让走有争议的那条“克”牧道“习惯线”,而另外那条进冬窝子的山路就相当险峻啰,要翻越海拔二千多米的都拉台达坂,抬头望过去雪山苍茫,就知道那是道雄关险隘。我们一行人首尾相接小心翼翼,“咕嗵、咕嗵”马儿一步一步踩着前面马儿踩过的“脚印雪洞”,气喘吁吁、艰难地跋涉着,通过足有一米二以上积雪的都拉台山岗。

  宁静的冬夜,在冬窝子保暖很好的土屋里,晃动的马灯下、大家围着铸铁火炉,用小刀剔削着“淘汰羊”的肋巴条、啃着用牛粪块整夜烘烤出来的“大锅盔”厚馕,喝着用干雪块化水沏成的浓浓的“获奶茶”……

  真让人有一种时光穿越的恍惚感觉,这里完全出乎现代人的想象,这里没有电灯没有自来水;也没有货币交易,这里是一块尚未被现代大工业污染的天然宝地、一切仿佛还停留在游牧部落的原始生态,悠闲自在、自给自足、浑然天成、天人合一。无怪乎,有许多牧工很知足地调侃道:“给我一个县长的位置,我也不肯交换哪!”


  三

  五月,满山遍野红色的芍药花、野虞美人花,黄色的迎春花、锦鸡儿花,蓝色的兰花贝母,紫色的豌豆花和木槿花,粉红色的野巴旦杏花,白色的铁线莲、稠李花,多彩的野郁金香花、乡线菊、野罂粟、小叶忍冬、天山樱桃、黑果梅子、以及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野花,正在春风中轻摆曼舞,景色蔚为壮观。满山的野花,又吸引了数以万计的蜜蜂和数十个种类的蝴蝶展翅飞舞……。

  美丽的山花,那绚丽的色彩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那馥郁的花香,又使人心旷神怡……它们不仅是旅途中和案头旁的好侶伴,还能启发人们洞悉,牧歌为什么那么辽阔粗犷、而又抒情深邃?看吧,眼前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原野,在被开垦的处女地上,化冻时由播种机撒下的“诗句”,现在正由春风指挥着青苗集体朗诵……四野里除了马蹄的节拍,还能听见云雀在头顶上啼啭……偌大的苍穹呵,能驱散人间所有的忧患。……你呼天喊地吧,你纵声歌唱吧,在这里你会感到从未有过的无拘无束、自由舒畅。此刻,你俨然像是宇宙的主人……那时,心灵深处会有小精灵奔涌出来,那就任由它像小鸟般的飞翔吧。飞吧,飞遍整个草原……慢慢地你还会发觉:马儿也是很懂音乐的,那时它的双耳会灵动地抖擞,它的四蹄,会迈开轻快的步点,随着你的歌声在草原上徐徐漫跑……

  天空是那么湛蓝的,苍翠的山峦,轻纱一样的雾霭,高高的雪松、潺潺的河水,繁花遍野的牧场……我骑着马儿潇洒地走过,又走过,走入一片姹紫嫣红的晚霞里,……雪青色的群山又渐渐变成紫灰色的剪影,只有山巅上的哈萨坟尖塔上还留有一抹夕阳,显得那么沉稳肃穆……我的白马披着一身红光,仿佛传说中的神马,一会儿风驰电掣起来,耳边似又听到成吉思汗出征时,古战场上的冲杀声,眼前仿佛掠过一队队古代武士的骁影……。哦,这块深得上苍垂青的,雄奇隽秀之宝地,气势恢弘,远山空灵幽深,云峦雾嶂、似有祥瑞升腾之意。

  作为一个兵团连队的基层干部,我除了完成好我的专职统计核算工作外,还要尽可能多地主动参加一些农牧业劳动。农活以春耕夏收时,配合大型农机具作业,做一些辅助体力活为主;而大部分时间主要都是参加牧业劳动:例如帮助牧羊组值勤守夜、帮助牧羊组接春羔、抓山羊绒,剪绵羊毛、给馬牛羊注射防疫针、赶畜群过“药浴池”洗药澡、给马牛修剪脚蹄圈、钉马掌、打火印等,每年一些突击性的重活。

  身为牧业队的“小统计”,我很快练就了一招“看家本领”:就是能因地制宜地将羊群赶起奔跑,然后一五一十的正确清点出羊群总只数的绝招。此招确实让许多桀骜不驯的老牧工们,从此对我有点“刮目相看”。

  由于常年跟几个畜牧技术员厮混在一起,边干边学,几年下来,我还成功地学会了羊毛检验分级法,这为春季给美利努细毛羊剪毛阶段,繁忙紧张的分拣打包装运工作,减轻了不少压力。

  更有趣的是,连队在给我配了一匹“乘骑”之外,又额外加配了一匹“青蛋子”马,这匹没经过任何调教的“楞头青”马,“指名认养”归属到我这个刚毕业不久、完全缺乏调训幼马经验的“学生兵”手下。那不是“赶着鸭子上架”出难题吗?,有什么办法呢,那就锻炼锻炼试试看吧!

  刚开始阶段,上马鞍子,它就撩撅子;刚骑上马背,它又暴躁地竖后腿蹦跳;你要勒紧缰绳,它就歪着头转圈圈;最头疼的是,在上下坡时,它还会耍无赖,来个“侧身倒”,让你一不小心就压崴了脚脖子。再过个月把时间,我又为如何改变它喜欢“颠着跑”的坏毛病犯愁了……历经大半年的慢慢磨砺悉心调教,终于把这匹青灰色二岁育成马,调教培训成一匹温顺听话、步态优美的“走马”了。待到培养成功它行将正式服役,离开我这“教父”时,我的心里还真有些依依不舍呢!

  阳光和煦的春牧场,连续两天我在马群里,平生头一回参加剪马鬃、马尾,并给育成马打火印的突击劳动。干这些活首先要骑在马上,将要做活的马匹用皮套绳套住,然后上去二三个人,将马掀倒在地再牢牢地摁住,紧接着就是要痛快利索地给马儿剪马鬃、马尾,没有打过火印记号的“青蛋子”马,还要给它打上表明其身份编号的火印。骑马追逐、与马角力、上下翻腾、快速奔跑,一连串的繁重体力生话,弄得人人都满头大汗、精疲力竭的。和那些“降龙伏虎”的牧工们一起干活,虽然粗茶淡饭(没有蔬菜,只有砖茶和自拔的野葱。)但精神焕发、兴致很浓,晚上睡梦里还梦到用皮套绳挥臂套马的情景……午间休息时,就在河畔树荫下躺着小憇,我的心平静得尤如一泓清凌的湖水,那时山水树木宛如通透灵性,让你感悟到人与自然浑然一体、那么的亲近融入……,我原来的朋友们,一定不会想到!就在离边界几百公尺的一个恬静幽美的边陲山沟里,雪松底下一个年轻人正不断琢磨品味着:“祖国情”“赤子心”“苦乐观”这些高尚理念的真谛,联想到既遥远又“贴近”的祖国首都北京、还思念起家乡那帮小伙伴们,陷入了一圈圈从心底荡起的思绪涟漪中……。

  四

  从畜牧业的特性分析,游牧民族总是习惯于逐水草而居,而很少有定居定牧的。作为游牧民族的传统畜牧生产方式,以畜牧业为主的边境县裕民县也不例外,四季转场是牧民们一年里最辛苦最关键的重大活动。其中又以春季大批畜群转出冬牧场,转入产羔区春牧场,为全年转场之首要大事。

  出入冬牧场有两条传统必经路线,“加峁路”和“克孜勒黑牙路”,但又都在“中苏争议区”上。1962年以来,苏联在边境上部署了重兵,边界形势一直很紧张,为走这两条“习惯线”,经常会遇到苏方军人的驱赶推搡,干扰阻挡我方人员和牧群通过。

  工作在边境线上的我们,都十分牢记“边境无小事,事事有政策。”的道理。每年春天转场前,团里都要打转场报告,说明参加转场人数,羊群群数、只数;乘马匹数;驮牛头数;牧狗只数;并明确转场时间是几日起至几日止。再通过塔城外事部门和巴克图边防谈判,照会告之苏方,通过一系列相关外交手续后,方能正式实施转场行动。

  征战出发前夕,参加转场的人员有些还留下了家庭联络地址,重要留言什么的……正式出征转场的那天,团里师里会“兴师动众”的派来一些武装干部,嘱咐我们转场途中不许主动惹事,也不畏懼怕事;出现异常情况,切记不要慌乱、不要盲目行动,要听从上级命令和安排,由指定的专人开展说理斗争,按照“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方针”和“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进行据理斗争,要勇于表明领土归属的坚定立场,及我方放牧生产之正当权利,.谴责苏方人员无理阻挠破坏之行径。

  由于当时我国对争议地区,采取的斗争方针是“以民对军,不派部队、不用武力。”所以整个转场进行过程中,我们并没有看到有符枪实弹的边防军队出面护送。但队伍里还是有背步话机的通信员,同时,每次都由总参谋部、军区在后面山区不远处瞭望观察,靠前指挥有备无患。只是斗争策略需要,安排布置成这样“内紧外松”,就像诸葛亮唱“空城计”似的,完全由一群牧民跟往常一样,笃定安详地在进行着一场轻松的牧群转场……。

  但在六七十年代整个转场过程中,还是有六次,发生了中苏双方严重的摩擦冲突,苏方出动军人阻挠我方转场—-我兵团牧工反阻挠据理力争—-苏方兵力增援强行围堵驱赶—-我方牧工正义凛然奋勇抗争,有的用肩膀扛撞、有的用赶羊棒反击、有勇有谋的缠斗、坚忍不拔的努力,终于突破封锁,胜利完成了畜群转场任务。

  当年曾发生过的:如调集一群剽悍健壮的驮牛强行冲闯突破苏军防线;和号令十几条壮硕的牧羊犬,围攻赶跑苏方五条军用犬的转场真实抗争事例,后来渐渐成了牧工们茶余饭后的传奇故事。

  兵团军垦战士,屯垦戍边,坚持在争议地区,开展世代以来正常的生产放牧活动,维护好边界秩序,每年坚持牧群从“习惯线”进出转场,军民联防、卫国守边,用鲜血和生命反对霸权主义和扩张主义,坚定不移地捍卫了我国领土完整,用实际行动维护着国家主权尊严。

  时光荏苒,历经四十多年的风云变幻,在2003年7月的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国界勘定谈判时,300多平方公里的争议土地,如愿以偿地终于正式划入了我们祖国的疆域版图。更直观点来说:现在的国界线比当年的“松土带”向西足足延伸了有十公里之多。

  更让人唏嘘感叹的是:当年处于“反修最前哨”的塔斯堤边防站,就是由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而扬名祖国大江南北著名的“204”“小白杨边防站”,如今也因远离边界线,而逐渐变成一所名副其实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景点”了。




文章分类: 艺术家专访
分享到:
艺术人物

艺术人物

作品

ABUIABACGAAgtdORzgUo58iEJDCBAjjwAQ
ABUIABACGAAgt-WEzgUo_5j8kAcwwAc46wY
企业家

企业家

风采

ABUIABACGAAg7ffjzQUo3pP65gcwtgI4kAM
ABUIABACGAAg3oWwzwUopO_GqAMw9AM4swU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